精通汉语替美国卖命就能年薪85万?

最近,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局长伯恩斯宣布,CIA将要成立一个中国任务中心,负责调动CIA在世界各地的雇员收集信息,对中国的举动进行分析,并借此,来应对来自中国的“威胁”。

兴许是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CIA表示,要大规模招募懂中文的特工,希望特工懂得普通话、粤语、上海话、客家线万人民币。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句话,CIA最近学会了,也学乖了毕竟,美国在阿富汗丢的脸,这笔账可都算在了它的头上。

一名在CIA工作了14年的特工曾经写过一本书,叫做《中央情报局与情报机构》,其中就提到,CIA的实力地位多半是靠精心美化自己的功绩来维持的。

走进大门,会看到两座纪念雕像。一座是内森黑尔。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间谍,独立战争期间,从耶鲁大学毕业的黑尔毅然投笔从戎,自愿接受刺探情报的任务。

但由于没经过专业训练,黑尔出师未捷。在被英军绞死前,他说了一句特经典的话,“我此生唯一的憾事,就是没有第二次生命献给我的祖国”。

第二座,是威廉多诺万。美国真正意义上的间谍头子,CIA之父。雕像的对面,是一块大理石,上边有着数以千计的星星,每一颗,都代表着一名在执行任务过程中,牺牲的特工。

CIA的培训时长,大概是9个月。在这几个月里,学员会首先接受几个月的谍报训练,包括监听、秘密接头等。之后,他们会到一向不像外界公开的特殊机构,去接受制作爆炸物的训练。

接下来,学员们还要去巴拿马进行为期一周的丛林生存训练,保留项目包括在瀑布垂降,以及手刃鳄鱼,然后吃了它。最后,学员们还要进行跳伞训练。完成这些科目,就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CIA特工。

这是曾经的CIA特工标准,但现在,这些标准变成了会说中国方言。很明显,时代变了,但有些人的春秋大梦,并没有变。

1945年5月5日,希特勒自杀5天后,美国战略情报局局长威廉多诺万就给杜鲁门提交了一份秘密报告。上边白纸黑字地写着:

这样的想法,美国人在几年前,就已经有了。二战最为吃紧的时候,美国情报机构就从研究德国密码系统的专家中抽调出几人组成一个新的部门,目的,就是为了破译苏联密码。

大量的来往于莫斯科和华盛顿之间的加密电报被源源不断地从美国商业电报公司的柜子里调出。重新比对时,美国人发现,在7对电报中发现了相同的密码字组。这在情报界,属于再低级不过的失误出现1对的几率是10亿分之一。

苏联人犯下这样的错误的原因也很简单,当时正是德军进攻最为吃紧的时候,苏联所有的物资都很短缺,纸张,也不例外。于是,他们将本该一次性使用的纸张,翻过来又用了一次。

据不完全统计,1942年后几年中,苏联人拍出的150万封电报中,有100万封,被美国破译。

1945年4月25日,50多个国家的代表聚集在旧金山,商讨着成立一个国际性组织以避免战争的发生。这个组织就是联合国。当时,美国极力要求承担会议举办地的工作。各国代表到达当天,美国也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

不少人还在感慨美国本土没有受到战争的波及,全无疮痍之象时,这些代表并不知道,自己的谈话,正在被美国情报部门监听。联合国的成立,需要谈判,而各个国家的底牌,美国已经听得一清二楚。

几个月后,尝到甜头的美国决定如法炮制,这一次,他们的对象是中国。当时,重庆谈判正在进行,美国想要知道我们的真实意图,好给提供谈判的砝码。

但好巧不巧,重庆的电力供应,不是很稳定。设在南京的监听小组,只听了半句话。而设在韩国的监听站,也因为“可怜的听力”而放弃。这次意外的失利,也让美国人很不爽。

很快,他们集结了一批汉语学家,开始窃听中国的民用通讯。1950年,这个负责监听中国的小组,根据近日来搜集到的情报,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中国军队,正在向鸭绿江北集结。

这些内容,被紧急送往麦克阿瑟的案头。但当杜鲁门在问到“中国是否会干预朝鲜战争”这一问题时,这位联合国军总司令的答案是,可能性非常小。

于是,1950年11月26日那个寒冷的早晨,在军号声中,美国大兵给华盛顿拍电报告知,我们要向南撤退了。

不得不说,美国人在做这种“隐秘行动”时,确实很有一套。不到半年,美国情报人员就近乎完整地拼集了我军的作战序列。到战争后期,美国情报机构已经破译了我军一些密码系统。

一名美国军官在他当时的作战日志中写道,我们事先知道了一切,当中国人向我们的阵地前进时,就注定要失败。我们破译了密码,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1950年,CIA特工迈克尔乔斯尔森接到了一项神秘的任务。

三年前,美国国务卿马歇尔在哈佛大学第296届学位授予仪式上,面对着一群美国的希望高呼,整个欧洲的状况,同自由人类和自由文明的利益背道而驰,只有美国的加入齐心协力,才能改变欧洲,否则,我们所坚信并继承的西方文明的历史基础,就会被另一种新形式的取代。

当时的德国,4条烟卷就可以让一支乐队来为晚会助兴,24条香烟就能换到一辆奔驰汽车,青霉素和证明与纳粹没有联系的“白色证书”,更是难得的好东西。

而这些东西,只有美国人有欧洲什么样,他们自然最为清楚。毕竟,美国大兵最爱干的事,就是用半片面包,换取一个德国女人的身体。

德国,只是欧洲残破景象的一角。整个欧洲的生活设施陷入瘫痪,两个月间,英国的失业人口增加了100万。那年的冬天,也格外的冷,有大约400万头羊和3万头牛,不是被饿死,就是被冻死。

而乔斯尔森的工作,是负责在活着的欧洲人当中,辨别纳粹分子。乔斯尔森能说四国语言,对柏林相当熟悉。于是,在1943年入伍时,他被分配到负责德国情报的工作组。

他的任务,是审讯纳粹犯人。当二战结束,乔斯尔森审讯的对象,变成了德国新闻界、艺术圈层人士。

不得不说,乔斯尔森在工作中算得上是务实的那种,在他的保护下,不少艺术家得以幸免。用他同事的话说,乔斯尔森认为,在纳粹统治的艰难情形下,就不能用太严苛的标准看待知识分子的所作所为。

就此,乔斯尔森也结识了不少欧洲的知识分子。当时,黑暗笼罩在欧洲上空,相比于美国,这些知识分子更心仪“铁幕”的另一边。

这种趋势背后,苏联的宣传部门,功不可没。1947年,在柏林的菩提树下大街,一家苏联的文化展室开门。里边的家具,都是古玩级别的。整个房间,地毯、水晶灯、酒吧、吸烟室一名英国文化事务官员羡慕地对其他人分享,苏联人几乎拥有了一切他们想拥有的东西。

这个文化中心,向普通人开放。直接打破了美国人宣传的所谓苏联人“不文明”的观念。相反,美国的文化据点,甚至都缺煤取暖,冷的像个冰窖。

在苏联人的宣传下,美国人,被包装成一个“暴发户”只会嚼口香糖,开雪弗兰车,用现在的一个词去形容,文化荒漠。逼得乔治凯南都跳出来辩解,我们要向全世界证明,美国有文化生活。

乔斯尔森的判断,来源于威廉多诺万的一份报告,这份报告中提到,在国际施加压力,有两种方式,和平的和好战的。的发明打破了这两种方式的平衡,我们应该预见到,和平方式的份量一定会加重。

这份报告,直接给冷战下了一个定义冷战,就是心理战。武器,就是文化。

1949年,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写了一本叫做《一九八四》的书。乔斯尔森的政策制定后,很快,这本书在西方世界广为流传。

渐渐地,人们对苏联的印象,变成了充斥着极权与暴力,对公民的监控,无处不在。未知和恐惧,成了贴在苏联身上的标签。

这个机构,在35个国家设有办事处。如果你是一位艺术家,从出版作品,到办展到接受采访,到获奖,甚至是拍个人纪录片,文化自由代表大会,都可以为你承办。

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让欧洲的知识分子不再热衷于。这样的文化输出,在经过几十年发展后,变成了美国的公共外交政策。

美国的媒体,登上了历史的舞台。相比于情报机构,美国媒体,更能把黑的,说成是白的。

“911”之后,美国媒体开始接连播放萨达姆政权和“基地组织”之间联系的专题节目和新闻。这样的事情,甚至BBC都看不下去了。就连BBC都嘲笑美国同行,“美国的新闻网把自己包在美国的国旗里”。

海湾战争前,科威特少女的眼泪,让数百万美国观众义愤填膺。在她“作证”后,小布什在一个月内的各种演说中,6次提到伊拉克士兵杀死婴儿的故事。

美国国务院将这种手段,定义为,由政府资助以影响他国舆论的项目,包括出版、电影、文化交流及电视广播。这一套,美国已经玩得炉火纯青。

对中国,也是如此,公知,也由此而来。时至今日,很多人都还在迷信《》:

单靠这片黄土和这条黄河,已经养育不起日益膨胀的人口,已经孕育不了新的文化,它不再有过去的营养和精力;只有当蔚蓝色的海风终于化为雨水,重新滋润这片干旱的黄土地时,才有可能让巨大的黄土高原重获生机。

CIA招会中国话的特工,想法很简单当斗争变成持久战,当久磕不下时,就需要二鬼子出场了。

这种自信,来自于国外的疫情,来自于天上的神舟十三号,来自于“中国人不吃这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