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马贪腐案何以引发南非三十年来最严重暴力冲突?

2022年1月4日,专为南非前总统祖马贪腐案成立的调查委员会提交一期报告,基本坐实祖马贪腐罪行。持续半年的案子算是有了阶段性的了结。2021年7月8日,祖马因多次躲避反腐败委员会传召,而以藐视法庭罪锒铛入狱。他的反对者欢呼“法治与司法独立”获胜,而他的支持者则谴责这是“政治迫害”。祖马贪腐案随即引发暴力抗议。骚乱从其家乡夸祖鲁-纳塔尔省迅速蔓延到南非金融中心约翰内斯堡。这是自种族隔离制度终结以来,南非最严重的暴力冲突。7月18日曼德拉日,现任总统拉马福萨敦促民众积极重建国家,以纪念反种族隔离英雄。但骚乱局势仍持续发酵,至少造成337人死亡,2550余人被捕,上万家店铺、工厂与公司受波及,经济损失达500亿兰特(约合222亿元人民币)。

图1:南非地图,含夸祖鲁-纳塔尔省与约翰内斯堡等城市位置。图源:网络。

南非目前最大的政党是非洲人,简称非国大。1994年以来,该党与南非及南非工会大会,组成执政联盟“三方联盟”,始终掌握南非政权。祖玛贪腐案及因之而起的骚乱暴露了非国大政府一系列问题。首先是严重贪腐。祖马并非个案。早在2001年,曼德拉前妻、“南非国母”温妮就因庞大开销来路不明被捕。新冠疫情期间,非国大秘书长马哈舒勒、南非发言人迪科、豪登省卫生局局长苏库等政要也相继卷入卫生系统贪腐案件。其次,派系斗争激烈,监督问责低效。非国大内形成两大阵营:一派由拉马福萨总统领导,在祖马政府“十年腐败与掠夺”之后,重建国家机构与问责制,但非洲晴雨指数表明,南非人认为在其治下腐败现象有增无减。另一派则仍效忠前总统祖马,拥护这位南非迄今唯一一位祖鲁人总统。祖马一再威胁“逮捕我,国家就会乱”。他有许多祖鲁族支持者。他的家乡也是服刑地夸祖鲁-纳塔尔省就是祖鲁族聚居地。被监禁前,祖马发表了煽动性的演讲,在拥趸中广获响应。他女儿也在社交媒体上发表激烈言论,为其声援。这些都促使祖马支持者抗议演变为大规模骚乱。

图2:祖马(正中)2010年身着祖鲁族传统服饰跳民族舞。图源:路透社。

南非更深层的困境在经济社会领域。非国大政府始终无法解决贫困、失业与不平等三大痼疾,反而使之愈演愈烈。超过3040万南非人(占人口的55.5%)仍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大部分是黑人,同时基尼系数也为世界之最,高达0.77。新冠疫情更加剧既有社会问题。2020年,国际评级机构穆迪与惠誉将南非信用评级下调至“垃圾级”。惠誉指出,该国不断上升的债务水平、近乎停滞的经济增长与令人咂舌的不平等水平构成其主要担忧。2021年第一季度,南非失业率达32.6%,打破2008年南非统计局开始进行季度劳动力调查以来的最高纪录。其中青年失业率达74.7%,远高于国际劳工组织统计的全球平均值(13.6%)。在这些痼疾面前,非国大政府束手无策。国民议会2021年12月7日投票否决了允许无偿征收土地宪法修正案,拉马福萨政府解决土地分配不公的努力受挫。

不过,祖马入狱仅仅是导火索,腐败与党争,乃至贫困、失业与不平等亦恐均为表象。这个曾以和解、稳定与发展闻名于世的非洲大国为何沉沦至斯?本文尝试回溯历史,着眼南非1994年以来转型的局限性,从国家与社会互动的角度一探究竟。正如巴林顿摩尔对反动意象与革命意象的评论,“如果未来世界的人们真想冲破当下的锁链,他们也不得不努力去理解形成这些锁链的力量。”

1990年2月,曼德拉获释,结束长达27年的服刑。粤语金曲《光辉岁月》歌颂道:“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自信可改变未来,问谁又能做到?”释放曼德拉的决定由民族党领袖、时任南非总统的德克勒克秘密做出。1993年,曼德拉与德克勒克同获诺贝尔和平奖。此前,图图大主教也因反种族隔离于1984年成为南非首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他盛赞这对“黑白双星”:“在历史的紧要关头,我们幸运地看到,种族界限两边都有出色的领导人。”他怀揣基督教善意与乌班图精神描绘种族和解。然而,如果以政治社会学的眼光审视非国大的道路选择,我们就会发现新南非1994年的这场转型并不那么简单。

种种迹象表明,非国大已然抛却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路线,转而拥护新自由全球主义与市场。从1990年2月到1992年初,所有非国大政策文件都强调“通过再分配增长”的必要性。但是,从于1992年5月发布的一份题目为“准备执政”的重新制定的经济文件发布开始,“通过再分配增长”这一说法却销声匿迹了。无独有偶,同月,在非国大召开的政策会议上,曼德拉辩称“国有化”应成为备选而非首选方案。这与1955年非国大《自由》所希冀的“人民共同所有制”本质上是背道而驰的。更有甚者,秘密谈判中达成的协议规定,非国大政府的税收与财政支出按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固定。这就意味着非国大政府丧失了全面再分配的能力,背弃了它曾为之鼓与呼的广大贫困人民。“授给黑人以经济权力”是1994年以来非国大打出的响亮口号。但实际从黑人经济振兴与平权行动中大获其利的并非原先允诺的广大弱势人群,而是少数黑人实力集团,最富有的20%收入迅速甩开最贫穷的50%,包容性增长遥遥无期。

同时,“华盛顿共识”在新南非大行其道。于1996年6月通过的“增长、就业与再分配”战略将新自由主义的处方推到极致。它奉行财政紧缩,增长设计依赖私人投资与非黄金进出口的增加。此外,为实现贸易与金融自由化,非国大还废除所有形式的关税保护,放弃国家对金融的管制,允许外国资本不受控制地进入国内金融市场。非国大政府这一系列经济政策带来的后果却是,南非由原先的半工业化国家转变为未工业化的南方国家,从此再无力吸引外国投资与技术。非国大已全盘接受“让国家退位”口号的另一例证是,在其执政的开头12年,基础设施建设支出始终低于GDP的3%。这也不利于处于追赶阶段的新南非。

非国大政府意识形态转变与阶级妥协有国际与国内两个层次的原因。首先,从当时的国际大环境看,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联式社会主义瓦解,美国霸权站稳脚跟,全球化高歌猛进,第三波民主化春风得意,“华盛顿共识”理念的吸引力如日中天。在一个号称“历史终结”的时代里,非国大很快失去了认真考虑其他发展模式的能力。其次,美国压力集团对南非恩威并施。一方面,它向非国大承诺,新自由主义模式能创造有利条件,促使大量的援助和投资流入,提高经济增长率与就业率,并自动产生“涓滴效应”根除贫困。另一方面,如果非国大不合作,它则以依附性威胁使经济崩溃。对此,南非历史学家泰列伯兰奇评论道:“90年代初期,美国人将新自由主义与市场兜售给南非时,曾如此兴高采烈与不可一世,但2008年金融危机与欧债危机后的今天,却彻底名声扫地。1994-1996年转型期,南非政治经济体制美国化,建立在错误的意识形态基础与权力结构上,因而踏上错误的发展道路。”非国大被这种思潮误导了。

不过,根本原因须深入国内层面探寻。正如恩格斯《反杜林论》所指出的,“一切社会变迁与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到人们的头脑中,到人们对永恒的真理与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而应当到生产方式与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不应到有关时代的哲学中去寻找,而应当到有关时代的经济中去寻找。”种族隔离制度下资本集团的继承者为新兴黑人利益集团创造出诱人的机会,其中尤以矿产与能源复合体为代表。在1994年以前,矿产与能源复合体与白人政府过分密切地互动。1994年转型以来,它再次通过非正式制度与非国大政府结成过分密切的伙伴关系,并借助公私界限的模糊不清,诱导后者滑入大规模腐败的歧路。热切响应这一诱惑的,则是非国大内部长期存在并不断壮大的资产阶级,特别是小资产阶级。非国大从一开始就表现出希望发展这一阶级的意识形态。它寻求的是资本的支撑,是企业界的支持,进而和平完成民主转型,走上经济增长的轨道。共同利益把小资产阶级的命运与资本的命运绑在了一根绳上,非国大就很容易被只顾狭隘利益的压力集团拖着走。所以,阶级妥协是双方共同促成的。

图7:南非民众反腐,左标语“种族仇视偷走我们的过去,腐败偷走我们的未来”,右标语“父辈与种族隔离斗争,我们与腐败斗争”。图源:网络。

在上述两重因素的作用下,新南非政治经济体制进入了一种亚健康的状态。埃文斯1995年提出的“嵌入性自主”理论指出,一个国家要有效推动经济发展和产业升级,必须具备两个关键条件:一是“自主性”,国家应不受外部既得利益集团掣肘,自主而有效施政;二是“嵌入性”,国家应与社会保持紧密联系,在制定并实施政策过程中,与社会保持频繁而有效的沟通。需要指出的是,国家-社会间的嵌入性联系,应当是组织与制度层面的,而非政府官员与企业家个人层面的利益勾结与输送。南非的情形恰恰相反。过多特权赋予白人种族隔离制度下资本集团的继承者、新兴黑人利益集团及跨国公司,仅有极受限制的权力留给非国大政府自身:必须保持财政紧缩与赤字减少,税收与财政支出必须与国内生产总值按固定比例挂钩。对非国大政府限制是如此苛刻,以致它缺乏“自主性”有效执行再分配与工业化,而在“嵌入性”方面又未能形成良性机制:国家执行委员会一手决定非国大圈子内的裙带关系网,议会比例代表制又加强非国大分裂与帮派化的趋势,“天蝎队”等根据宪法建立起来的监督机构遭解散,除了“HIV/AID治疗行动”外也缺乏有力的公民社会团体。如此一来,非国大政府就对深陷贫困的黑人民众无所作为,却为各色利益集团锦上添花,纵容权力寻租,滋生贿赂腐败,养肥实力集团,沦为与“发展型国家”相对的“掠夺型国家”。南非的核心矛盾也从1994年以前的种族矛盾转变为1994年以来的阶级矛盾。

俗线年代初期,新南非政治经济体制这块“铁”确实烧热了,可惜却被敲打成错误的形状。如今,非国大也只能等待这块“铁”再次热起来,以便重新“打铁”,但整个社会也将变得动荡。米格代尔考察第三世界国家能力并指出,“只有当社会控制高度集中时,一个强有力的国家才能出现。如果没有外部因素首先制造一个灾难性局面,迅速而深刻地破坏旧有生产策略,亦即社会控制的基础,这样一个社会控制的重新分配是不可能发生的。”新南非即陷入弱国家无法战胜强社会的困境。现有分配制度下坐拥其利的少数实力集团越是冥顽短视,当系统性危机真正来临之际,引发革命而非改良的风险就越大。祖玛贪腐案捅破了南非政治社会困局的一层薄壁,让我们看到这个名附骥尾的金砖国家内部深层次的转型矛盾。除非非国大以壮士断腕的精神自我革命,加强国家能力,向贪腐亮剑,向利益集团亮剑,否则火山爆发式的社会革命还在后头。

(本文作者:周心培,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学生。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立场无关。引用、转载请注明出处。)

1.[德]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第二十卷》(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 编译),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

2.[美] 奥塔韦:《德克勒克与曼德拉:用妥协和宽容重建南非》(启蒙编译所 译),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5年版。

3.[美] 米格代尔:《强社会与弱国家》(张长东 等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

4.[美] 摩尔:《专制与民主的社会起源:现代世界形成过程中的地主与农民》(王茁、顾洁 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2年版。

5.[南非] 马雷:《南非:变革的局限性——过渡的政治经济学》(葛佶、屠尔康 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

6. [南非] 泰列伯兰奇:《迷失在转型中:1986年以来南非的求索之路》(董志雄译),北京,民主建设出版社2015年版。

7. [南非] 图图:《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江红 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

8. 张越然:《将阶级带回“发展型国家”——政治社会学、历史社会学与社会科学中的理论发展》,载《社会学评论》2021年第6期。

9. 郑宇:《全球化、工业化与追赶》,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19年第11期。

世界杯突尼斯vs法国谁厉害能赢 法国对突尼斯赛事前瞻分析

北京时间11月30日23点,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小组赛D组第3轮,突尼斯队将迎战法国队,那么突尼斯vs法国谁厉害能赢?下面小编分享世界杯突尼斯对法国的比赛结果分析。

非洲劲旅突尼斯队现世界排名第30,球队身价约6645万欧元。位于非洲大陆最北端的突尼斯队在1965年、1996年两次获得非洲国家杯赛亚军,2004年则成功捧杯。突尼斯队曾在1978年、1998年、2002年、2006年和2018年五次闯入世界杯,但在世界杯小组赛中从未出线,历来扮演着世界杯“送分童子”的角色。

突尼斯队看似没什么球星,但也有不少在欧洲赛场征战的队员,哈兹里长期征战法甲联赛,今年夏天从圣埃蒂安转会蒙彼利埃队后很快坐稳了主力位置。中场队员斯希里效力于德甲科隆队,他在去年被评为突尼斯年度足球先生,自2018年首次亮相以来已代表国家队出场45次。中场天才小将梅布里则在16岁加盟曼联,17岁时迎来英超首秀,去年曼联与他签下长约后,将他租至伯明翰队历练,他将是突尼斯队未来核心。

这支突尼斯队,在小组内实力不强,但非常擅长防守反击,或许他们能在D组扮演搅局者的角色。

法国队现世界排名第4,根据最新一期国家队阵容,《转会市场》估值法国队身价约在10.8亿欧元,高居32强身价之首。法国队在世界杯预选赛中以5胜3平的不败战绩小组头名晋级,格列兹曼以6球的数据,成为法国世预赛期间头号射手。

坎特和博格巴因伤无缘世界杯。这对法国队来说,麻烦不小。悉数法国队中场队员,皇马的楚阿梅尼和卡马文加实力不俗,不过这两名年少成名的球员,前者22岁,后者19岁,在皇马尚没有坐稳首发且都将是首次参加世界杯,尽管天赋异禀,但经验方面有欠缺,他们能在中场站住吗?

不过《阿斯报》似乎从德尚口中得到了一些消息,那就是楚阿梅尼将在世界杯首发,他的搭档将在贡多齐、卡马文加、拉比奥中间选择。可无论搭档谁,都很难复制2018年世界杯赛场上,博格巴控制前场,坎特“清理”后场的稳定表现了。

法国队锋线则让人艳羡,本泽马、姆巴佩、格列兹曼,“高、快、灵”一应俱全,还有在巴萨逐渐全能的登贝莱、AC米兰老而弥坚的大吉鲁、拜仁边锋科曼、莱比锡王牌恩昆库等。可以说,在锋线上德尚有多种多样的排列组合选择。

门将位置上,德尚将在热刺老将洛里与AC米兰“新贵”迈尼昂之间做出选择,前者经验丰富,后者尽管有伤在身但参赛意愿强烈。前马赛队门将曼丹达将作为第三门将候补。后防线上,法国队边后卫有皇马边卫门迪、拜仁边卫帕瓦尔及卢卡斯、AC米兰边卫特奥、埃弗顿边卫迪涅等,可以说在边后卫位置上法国队人员非常充足。但中后卫位置,瓦拉内伤势还不明朗,拜仁后卫乌帕梅卡诺稳定性尚不够,巴黎队中后卫金彭贝中规中矩,祖马难堪大任,利物浦中卫科纳特还年轻,中后卫是法国队一个隐患。

此外,姆巴佩的发挥将是法国队的胜负手所在。本赛季完成续约的姆巴佩颇有些“恃宠而骄”,多次放出离队的消息,向俱乐部施压以获取更高的球队地位及薪资奖金等。在本赛季法甲赛场及欧冠小组赛赛场,姆巴佩从数据上来看依旧亮眼,18场18球5助攻。但通过比赛不难看出,姆巴佩较“独”、射门进球转化率不高,一旦在世界杯这个谁都不会给你太多机会的赛场,再继续“浪射”、“不给球权就发火”,倘若德尚没有能力掌控姆巴佩,那么法国队恐怕还真的前景不妙。

纵观小组赛对手,法国队以目前的纸面实力,按常理是能够从小组赛中晋级,但1998年法国队夺冠之后,2002年世界杯上法国队同样实力强大,但最终令人大跌眼镜,小组未能出线年前一样如出一辙的是,这次法国队也是迎来了在亚洲举行的世界杯,同样是与丹麦队同组,不知道这次结局如何。(来源:北京晚报,记者邓方佳)

在大多数球队进入“生死之战”的关键时刻,法国队却迎来本届杯赛的最悠闲时光。卫冕冠军已提前晋级、并因净胜球优势基本锁定小组第一。此番或将以逸待劳,进行阵容演练。

前两轮平丹麦、输澳大利亚的突尼斯队仅积1分,此役只有获胜,才有晋级希望。但第六次参加世界杯赛的突尼斯队,此前5次均是小组出局。此番面对卫冕冠军、又是夺冠热门的法国队,其境遇只能说是雪上加霜。

当然,突尼斯队也并非毫无机会。一个为生死,一个为练兵,两队的斗志和求胜心不同。同时,已被伤病折损半数主力的法国队,目前最担心的就是出现新的伤情。因此在这场对其没有绝对价值的比赛中,法国队势必会有所顾忌和保留,而这将成为突尼斯队的爆冷契机。

突尼斯队就算能够获胜,还得祈求澳大利亚队战平丹麦队。一旦澳大利亚队获胜,澳大利亚队与法国队携手晋级;如丹麦队取胜,并有足够多的净胜球,突尼斯队依然难逃小组出局的命运。(来源:中国新闻网,记者 王祖敏)

闽南网推出专题报道,以图、文、视频等形式,展现泉州在补齐养老事业短板,提升养老服

南非总统祖马宣布辞职

2月14日,南非总统雅各布·祖马发表全国讲话时宣布辞职。这是祖马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的非洲人(非国大)第54届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言的资料照片(2017年12月16日摄)。新华社发(戴维·奈克尔摄)

2月14日,南非总统雅各布·祖马发表全国讲话时宣布辞职。这是祖马在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举行的第72届联大一般性辩论上发言的资料照片(2017年9月20日摄)。 新华社记者李睿摄

新华社约翰内斯堡2月14日电(记者荆晶)南非总统雅各布·祖马14日晚在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宣布立即辞职。

祖马在时长约30分钟的讲话中说,虽然他不赞同南非执政党非洲人(非国大)执委会要求他立即下台的决定,但“非国大绝不能因为我而分裂。因此,我决定辞职,即刻生效”。

祖马表示,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非国大。辞职后,他还会继续为党服务,推进他认为有利于人民的计划。祖马说,他认为自己完成了国家赋予的任务,但如果有错误的地方,“希望得到原谅”。

南非媒体报道说,祖马宣布辞职后,非国大主席、南非副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将成为代总统,并于近日宣誓就任总统。

在祖马宣布辞职前,非国大14日上午表示,若祖马坚持不辞职,将于15日在议会发起对他的不信任投票。

祖马的总统任期本应到2019年年中。去年12月,拉马福萨接替祖马出任非国大主席职位后,南非政界要求祖马让出总统职位的呼声越来越高。非国大埃斯·马加舒尔本月13日说,非国大决定要求祖马立即辞职。此外,非国大希望拉马福萨担任南非总统。

【环球时报驻南非特约记者 李准 甄翔】南非执政党非洲人(下称“非国大”)16日召开为期4天的第54次全国代表大会,其中最重要的议程就是选举现任党主席、南非总统雅各布·祖马的继任者。

11月9日,南非总统祖马出席省级事务委员会(简称省务院)会议并发表年度致辞。他指出,南非目前面临很多经济困难,正在推行激进的经济转型,并逐渐走出了技术性衰退。

祖马入狱引抗议

“南非历史上从未有过如此糟糕的时刻。”7月12日,南非总统拉马福萨针对南非不断蔓延的抗议活动如此表示。

据南非警察部13日晚公布的数据,截至13日,抗议活动引发的骚乱已经造成72人死亡,1234人被捕入狱。

6月29日,南非裁定祖马藐视法庭罪名成立,判处其入狱15个月。法院要求祖马5天之内前往警察局投案,否则将会在3天内遭到逮捕。

在7月7日也就是警方给出的最后期限,祖马在家乡夸祖鲁纳塔尔省自首。79岁的祖马因此成为南非结束种族隔离制度以来,首位被判监禁的前总统。

祖马在17岁时就加入非洲人(非国大),曾经因策划推翻南非种族隔离政府被判10年监禁,与曼德拉等非国大元老一起被关押在罗本岛监狱。

1994年非国大上台执政,曼德拉当选总统。祖马于1997年成为非国大副主席,并在1999年至2005年出任南非副总统。2007年,祖马当选非国大主席,两年后当选南非总统。

从2009年至2018年的9年间,祖马政府取得了一些成绩,尤其是在防治艾滋病方面。但是祖马任内南非经济低迷,他本人也多次陷入贪腐丑闻。

2017年12月时任副总统拉马福萨当选非国大主席后,南非政界要求祖马辞职的呼声越来越高。祖马不得已于2018年2月辞去总统职位,由拉马福萨接任。祖马当时表示,他决定辞职是因为不愿意让非国大因他而分裂。

在1990年南非与法国武器制造商泰雷兹的一起军火交易中,祖马被指控涉嫌腐败。虽然这一指控后来被撤销,但反对派一直试图推动此案重审。今年5月,南非检察机关再次就此案指控祖马腐败。

祖马的另一麻烦是与古普塔家族的关系。早在2016年,南非监察专员办公室就曾发布一份调查报告,内容涉及古普塔家族涉嫌干预祖马政府人事任命,但祖马本人和古普塔家族均否认存在交易。

今年6月,南非司法调查委员会在向法庭作证时表示,一名律师在祖马因上述军火案被指控后向祖马提供了法律服务,随后祖马向其支付了费用,这笔费用从古普塔家族转出。

自首之前,祖马面临敲诈勒索、腐败、欺诈、逃税等多项指控。祖马始终否认自己有任何犯罪行为,并多次拒绝出庭作证。正因如此,他才被法院判定藐视法庭。

目前,祖马被关押在夸祖鲁纳塔尔省的埃斯特考特惩教中心。他的发言人表示,祖马并不“承认有罪”。

祖马的支持者7月9日在夸祖鲁纳塔尔省发起,逐渐蔓延到多个省份。拉马福萨已经授权国防军来协助警察稳定局势。拉马福萨称,有些人煽动混乱只是为了掩盖抢劫和盗窃行为。

而南非有分析人士称,虽然抗议活动因祖马入狱而起,但真正促使骚乱蔓延的原因是失业和贫困。受疫情等因素影响,南非经济去年严重萎缩,今年第一季度失业率达到32.6%,年轻人失业率更高。祖马15个月的刑期并不长,但南非要控制疫情、恢复经济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br为私生女事件道歉

祖马在声明中说:“我给我的家庭、南非非洲人(非国大)、执政联盟和南非人民带来痛苦,我对此深感懊悔。”

祖马现年67年,是非国大领袖,现有3名妻子和1名未婚妻。一夫多妻制是祖马所属的祖鲁族习俗,在南非社会得到认可。

一些南非民众指责祖马私生活不检点,未给这个饱受艾滋病困扰的国家民众作出表率。南非人居部部长托基奥·塞克斯瓦莱的一名亲属在社交网站“脸谱”上指责祖马“沉溺于女色”。

南非前总统祖马入狱引发致命暴力和抢劫骚乱政府紧急部署军队

根据俄通社、英国广播公司、法新社、路透社等报道,在前领导人雅各布祖马被监禁后,南非发生致命暴力、抢劫和骚乱,商店被洗劫一空,车辆被点燃。建筑物被纵火,导致购物中心着火,已经致多人死亡,南非军方已经在比勒陀利亚和约翰内斯堡所在的豪登省和前总统的家乡夸祖鲁-纳塔尔省两个省部署了部队。那二个省的祖马支持者非常多。至今,已有200 多人被捕。

祖马在担任总统期间未能参加对腐败的调查,因此被判藐视法庭罪。此案在南非引发了前所未有的震动,在南非的历史上,从未有过前总统被判入狱。

在高等法院因藐视法庭而判处反种族隔离斗士、前总统祖马入狱后,已经发生连续四天的暴力和抢劫事件。暴力事件已经从德班蔓延到豪登省的约翰内斯堡。人们看到手持棍棒、高尔夫球杆和树枝的抗议者在约翰内斯堡的中央商务区。

南非军队发表声明称,它派遣部队为南非警察提供安全以及确保他们安全的工作环境。

BBC:动保组织指控祖马三项罪名案件将于明日开庭

直播吧5月23日讯 此前祖马因伤害他的宠物猫而受到了警方和动物保护协会的调查。据BBC报道,祖马将在明日出庭参加该事件的首次听证会。

祖马踢打宠物猫的视频在今年2月份被曝光,拍摄者是其23岁的弟弟。视频中祖马将猫摔在地上并多次踢打,该视频在网络引起巨大争议,英国防止虐待动物协会(RSPCA)和埃塞克斯郡警方事发后立刻开展了调查。

据了解,祖马被RSPCA指控三项违反《动物福利法》的罪名,其弟弟也因教唆、协助伤害受到了指控。两兄弟将于周二在泰晤士地方法院出庭参加首次听证会。

南非前总统祖马涉嫌受贿出庭受审

当地时间5月26日,南非前总统祖马当日在该国夸祖鲁纳塔尔省彼得马里茨堡法院出庭受审。南非国家检察机关指控祖马及法国武器制造商泰雷兹(Thales)在1990年的武器交易案中涉嫌腐败,诈骗和洗钱。指控称祖马每年从泰雷兹受贿50万兰特(约23万元人民币)。祖马及泰雷兹当庭均不认罪,起诉书长达1000多页,随后祖马提出特别辩护申请,因此审判将推迟到7月19日再次开庭。如果罪名成立,祖马最高有可能被判处25年监禁。(制作 李佳励)